新闻分类

产业分类

联系我们

企业名称:内蒙古正能化工集团有限公司

战略合作电话:0477--8963561

产品销售电话:0477-3856111 15647735888

伊金霍洛旗办事处电话:0477--8963561

邮箱:znjt_2011@163.com

地址: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汇能煤电煤化工园区

网址:www.zhengnengjituan.com



农村取暖关心三大点:暖不暖,贵不贵,费不费劲

您的当前位置: 首 页 >> 新闻中心 >> 行业新闻

农村取暖关心三大点:暖不暖,贵不贵,费不费劲

发布日期:2017-12-15 作者: 点击:

编者按

生命的诞生,委身在自然之母怀中。蓝色是生命的象征,它是地球的颜色,也是天空的颜色。而今天,“天空蓝”却变得日益奢侈,若要“治愈我们的世界”,我们首要做的便是治愈我们灰霾的天空。

在清晨或黄昏,走在村庄巷末间,很多人记忆里浮现的是炊烟袅袅,又夹杂着些许刺鼻的煤烟味。在直面散煤污染的当下,这些村庄的回忆是否还在?而现在又将是怎样的图景?

11月27日,在凤凰网国际智库与能源基金会携手举办的“散煤清零,聚力共建”论坛上,凤凰网记者、凤凰网国际智库研究员郑怡雯发表了题为“一切都是为了‘无霾之暖’——记者对农村民用散煤治理的观察与建议”的演讲。她通过介绍自己及团队走访丰台区太子峪村及其他村庄的实例,介绍了农村散煤治理的难处。郑怡农村地区散煤治理主要存在宣传渠道不通畅、补贴政策标准不一致、存在企业“以次充好”以及村民环保意识难以提高这四个问题。雯发现,她认为,在农村的散煤治理中,应有权威专业的信息发布渠道、可持续性的财政补贴、保证质量的产品以及有资金和生产能力的企业参与其中。


 以下为郑怡雯在本次论坛的讲话实录精编:





凤凰网记者、凤凰网国际智库研究员郑怡雯

我来自中国南方城市,2年多前,我为了新闻工作来到北京。在北京最大的收获是我有幸享受到了人生前20多年遥不可及的——暖气。

记忆中,家乡的冬天总是潮湿阴冷, 还记得第一年在这里度过的冬天,第一次感受到暖气的美好。弯腰侧耳听到暖气片里咕咕流水的声音,再小心翼翼摸一摸发热的管道,心里顿生花开暖意!  

每当我和南方的朋友炫耀北方暖气有多时,他们也总会侧目,供暖季等于“雾霾”季,暖是暖了,但空气不行。 

雾霾“围城”,政府重拳出击


在雾霾“围城”之下,散煤是重要的讨伐对象之一。环保部副部长赵英明曾公开表示,散煤燃烧没有任何环保措施,直接燃烧1吨散煤的大气污染物排放量是同等质量电煤的10倍以上。根据散煤控制课题组所做的《2017年中国散煤治理调研报告》,京津冀散煤燃烧对PM2.5年均浓度贡献率约为7.2~9.2微克/立方米,散煤消费总量超过4000万吨,90%以上用于城市和农村生活采暖。没有雾霾的温暖,真的那么难吗?在京津冀地区,散煤治理迅速出击重拳,纷纷为了实现“无霾之暖”而战。

早在2012年5月,北京就提出压减燃煤计划,明确到2020年要把全市每年燃煤量从2300万吨降至1000万吨,相当于压减近六成。到2013年9月,随着北京市“清洁空气行动计划”的推出,这一目标被提前到了2017年。

不仅是北京,到2017年10月底前,京津冀地区荣乌高速以北、京昆高速以东近1万平方公里区域被画下“禁煤区”,包括北京市主城区和南部四区平原地区,天津市武清区、保定市城区和北部9县,廊坊市9个区县,共涉及4553个行政村、241万户居民。

2016年10月,环保部出台了《民用煤燃烧污染综合治理技术指南(试行)》。为了确保秋冬季空气质量,今年8月,环保部联合10部委以及京津冀晋鲁豫6省市出台“1+6”方案强力治霾,针对散煤治理,2016年要求完成80万户电代煤、气代煤,但今年的要求是完成300万户以上,数量增长了3倍还多;2016年完成关停燃煤小锅炉不足1万户,今年则要求关停4.4万台。

散煤治理的政策筑起宏伟高地,一砖一瓦的落实都是在地方和村落。在政府大力推进“煤改电”、煤改气”的这短短1年多,农村民用散煤治理的落实情况究竟怎么样了?村民们的过冬取暖是不是真的暖和了?这中间又发生了哪些故事? 

村民三大困惑:暖不暖?贵不贵?费不费劲?


太子峪村的“煤改电”故事。我们凤凰网的一支小队伍,就带着这些疑问开启了我们的京津冀下乡之旅。从夏天走到冬天,耗时近半年,完成了十多个村落的走访,也打包回来一堆故事。

2年前,北京市丰台区太子峪村一到冬天,家家户户就烧煤取暖,四处漫天黑烟。自2016年7月开始,北京市发改委、区政府、乡政府层层下发计划进行煤改电工程,太子峪村委会安排分管环境事务的戴明亮主持工作。

北方村庄烧煤取暖早已成习惯,难改。隔壁的王左公社曾于2015年进行了电热炉取暖的改造,因为取暖效果差劲导致“煤改电”遇到阻碍,村民对煤改电的不安和困惑太过浓重。

戴明亮和村里的党代表们挨家挨户地上门为村民做思想工作,遭受冷眼相待的情况早就多得说不清了,有些怨气甚至转化为对他个人的偏见。

其实,不论在哪个村,村民们都主要集中这3大困惑——暖不暖,贵不贵,以及费不费劲。

戴明亮说,散煤替代是“死命令”,问题再多也得解决。

为了解决暖不暖的问题,他组织了一支5人核心小队,队员的必备技能是会上网查资料,隔壁村的电暖炉取暖方式不行,大伙拿着电脑去搜索其他管用的电采暖方式,觉得用空气源热泵不错,就先去看看哪个牌子好。

各路空气源热泵的企业也是纷至沓来,在村里办起展销宣传会,打起擂台。美的、格力、海尔、芬尼克兹、万家乐……让人眼花缭乱。

光看介绍看资料远远不够,还得亲身体验。太子峪村村干部组织村民代表,一大车人来来回回跑去各家公司工厂看机器,在一些“有觉悟”党员代表的家里安装样机做试点。当然,有些心理包袱重本身就不支持煤改电项目的村民,到了工厂门口也是扭头就走,直呼“这事儿不可能”。

为了让村民放下包袱,村里还组织去房山八十亩地和通州考察调研,让村民自己走到已经煤改电的农户中去体验机器好不好用,环境相比烧煤来说,是不是整洁干净了太多。

在太子峪村,作为竞争的6-7家企业之一,芬尼克兹的业务员甚至给村民写下保证书,保证省电、暖和,要是温度达不到就赔钱。业务员承诺了6年半保修,反复强调每个村里都设有维修点,只要有问题,一个电话就到,问题很快能解决。

至于解决钱的忧虑,现在主要还是靠政府提供补贴。太子峪村的村民给我们算了这样一笔账:一台空气源热泵的机器28900元,政府买单27200元,自掏腰包1700元;用电也有补贴,政府将推行“煤改电”地区从原来的阶梯电价改为峰谷电价,大大降低了用户的电费成本。从晚上8点至早上8点电费1毛1度,一冬供暖的电费花销大约在3500元左右,之前用散煤烧锅炉要花4000元,现在不仅没变贵,反而还便宜了。而且,一些私煤价格并不公道,质量也没有保障。

村民的心理包袱卸得差不多了,接下来,浩大的落地执行工程来了。外线电压设备的改造升级,内线的安装以及墙体的保温工程,一样都不能少。

不论是煤改电还是煤改气,基础设施都需要就位。如果改成气,就先得铺设完毕天然气主管网,安装燃气表、阻断阀、报警器等等这些必备物件。如果改成电,则要保证电压能力。好在去年7月,政府就在村内进行电路改造,而内线和保温工程直到10月上旬才开启,留给太子峪村的时间只有40多天,有1400多户村民的家需要改造。在那段时间,戴明亮每天平均接300多个个电话根本不带夸张的,为了卡住11月15日这个供暖时间节点,他直言生生被扒了好几层皮。

故事的结局最终出现反转。

无论我们走到哪里,太子峪村的村民普遍对改造给予正面评价。

环境有改善:最直接的变化是,原来家家户户冒黑烟,现在乌烟瘴气的煤烟味儿消失了。

暖和: 温度也不错。换上新设备后,调好温度,不到20分钟,整个屋子就全暖了,一整天温度都能在21度以上,白天有的屋子还能有25度,比烧煤也不差。

方便:村民反馈说,现在才感觉到不烧煤的好处。现在只需要按个电开关取暖,以前烧煤既费时又费力。烧煤多少都会有些危险,现在不用生火添煤,也不用担心一氧化碳中毒。

散煤并未“清零”,“理解之路”漫漫


然而,在我们为太子峪村煤改电的成功感到高兴的同时,却发现,在其他一些村落,民众对于“散煤清零”工作的忧虑,却没有完全“清零”。

由于“煤改电、煤改气”项目的执行只有1年多,在一些仍处于设备安装、测试阶段的村里,村民们对于新设备的供暖效率和成本仍然是满满焦虑。 

在我们调研的其他村子,从今年7月开始实施“煤改电”项目后,四个月以来设备安装率至今只达30%—40%。这又是为什么?

问题1:宣传渠道不通畅,对未知产生恐惧。据了解,村民对空气源热泵的了解渠道仅限于村民之间的口耳相传,缺乏权威专业的信息发布渠道,这加深了村民对于设备耗电量、电费使用量的疑虑,增强了让他们的抗拒感。

问题2:补贴政策标准不一致、不清晰。补贴规定也让人觉得为难。比如,有些村子按照“一个户口一个设备”的补贴,即一户对应一块电表、一个热源设备,而外地户口得不到补贴,煤有不让烧,开空调又太贵,过冬取暖成为大难题。

另外,每年的安装成本不同,不同区域的补贴的具体数额也不一致。补贴的可持续性也是个问题,如果未来的财政补贴力度和价格政策支持力度不够了,村民负担不起,又该怎么办?

问题3:企业“以次充好”何解?政府监督机制是否到位?安装的机器是不是好用,也有未知性。在狼垡一村,有村民告诉我们,“以前冬天烧煤,有个锅炉房,专门有人负责烧,一起结算,一烧整个冬天都暖和了。去年的无烟煤,现在也不让烧了。现在煤改电以后,都说没这么暖,没办法,可国家不让烧煤了,但至少得暖和啊。”可见,企业对产品质量的把控能不能到位,售后服务的监督是不是完善,也是要考量的重要因素。

另外,政府在制定竞价标准、规定工程进度时,是不是也同时考虑到了企业的资金和生产能力?我们在走访企业的过程中,发现很多企业的盈利并不可观。为了拿下一个村子的订单,不乏一些企业在补贴较少的区域压低竞价,以次充好,循环恶性竞争。这也对企业在市场规律作业下实现技术创新、逐渐降低成本,从而在补贴退坡后能够持续提出了要求。

问题4:村民的环保观念意识如何提高?对于村民自身来说,接受散煤治理的政策也更多是由经济驱动,即使大家都知道“为了没有雾霾的蓝天”,但“经济状况的负担能力”和“保护环境”之间的两难,总是会让村民们无所适从。如何让居民自觉自愿地使用清洁能源取暖,政府同样需要下大功夫。

而这一切,都和散煤是不是还会偷偷“复燃”密切关联,这也就需要政府、企业、学者、以及散煤使用者、媒体等各个利益相关方共同努力,借鉴国际经验,共同为散煤治理献计献策,寻找更加完善的解决方案。

毕竟,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在冬季能够享受到没有雾霾的温暖,还我们头顶一片蓝天。

源/凤凰国际智库


- the end -


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zhengnengjituan.com/news/524.html

相关标签:兰炭

最近浏览:

在线客服
分享
欢迎给我们留言
请在此输入留言内容,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。
姓名
联系人
电话
座机/手机号码
邮箱
邮箱
地址
地址